您的位置 首页 小红书运营

微信之父

微信之父

优秀的产品,总会被看见。

2000 年 4 月 18 日, 31 岁张小龙站在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次顶峰。这一次,是 1200 万的身价、和博大互联网技术公司CFO的名衔。

此时距他毕业 6 年,距写出Foxmail仅仅 3 年,北京二环里的房价大概 3000 多一平。

人人面带笑容,庆祝博大互联网公司成功收购Foxmail。只有他,目光中透露着一丝悲凉,脸上没有丝毫的喜悦。

情怀再美,离开了金钱的滋养,终归要枯萎,无论是他,还是Foxmail。

人人以为的成功,却是张小龙眼里的失败—

“从灵魂到外表,我能数出它每一个细节,每一个典故。在我的心中,它是有灵魂的。因为它的每一段代码,都有我那一刻塑造它时的意识。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反悔的冲动。”

卖掉foxmail,微信之父他写下这一段话。

字字如吊唁。

他拿钱买了辆车,去了西藏,回来后就此沉寂 5 年。

当年Foxmail在互联网地位,本有机会成就一个帝国。然而,周围的互联网大佬前赴后继,他却依旧沉默。

一如小时候,别人都在屋外捉泥鳅,他在屋里看书。

03.门当户对,才能彼此成就

张小龙是幸运的,因为他遇到的是马化腾。

到了博大公司的张小龙,一手组建了Foxmail研发团队,并主持开发了后续的升级版本和企业版。

然而意外很快发生了。

2005 年,中国互联网正经历第一波冲击“纳斯达克”的高潮。亚信、新浪和搜狐公司接连上市,博大公司也不甘示弱,积极谋划上市,却突发资金链断裂,公司难以维持经营。

张小龙及其团队受此株连,原希望借Foxmail成就伟业的抱负顿成“明日黄花”。

博大股东急于套现弥补损失,张小龙空有双拳难以施展。

腾讯公司出现了。

2005 年 3 月 16 日,深圳腾讯公司突然宣布:收购Foxmail软件和有关知识产权,Foxmail创始人张小龙及其研发团队 20 余人,全部并入腾讯。

5 年前,张小龙连人带Foxmail,被博大收购;

5 年后,连人带Foxmail,被腾讯收购。

聪明人早就指出:他们相中的不仅仅是Foxmail巨大的用户量,而是张小龙。

张志东以及马化腾给予了张小龙足够的空间和礼遇。进入腾讯的张小龙不愿去深圳总部,马化腾就在广州设立研发中心,主要负责邮件相关研发运营,总经理张小龙。

马化腾就留下一句话:“将QQ邮箱打造成为中国的Hotmail(微软旗下邮箱)。”

然而接下来的 1 年里,张小龙的能力似乎停止了增长:曾经单枪匹马写出又轻便又好用的Foxmail,如今有了团队,反而把QQ邮箱做的又笨又重,速度超慢,慢到张小龙自己都不想用。

怎么办?

在与马化腾 1300 封的邮件交流中,QQ邮箱全部推到重构,重写代码,功能精简,QQ在张小龙手中,终获重生:

超大附件功能,让无数办公用户狂欢;

漂流瓶功能,让无数男女暗怀惊喜。

在此之前,无论是微软的Hotmail,还是网易的163,都没想过邮箱还能这么玩。QQ邮箱的用户量从 10 万、 100 万、 1000 万飙升到 1 个亿,终于做到了全国第一。

然而, 2005 年到 2010 年,中国互联网邮箱的产业和战略价值一路衰减,远不曾达到当年Foxmail的互联网地位。QQ邮箱也只能算是在细分领域做到极致。

张小龙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马化腾想要收购Foxmail。

直到有一次吃饭时,马化腾说:“Foxmail的体验做的特别好,我们自己也做,发现什么都做不好。”

用户体验,这个词,不过最近几年才兴起。

张小龙也说:“我在做Foxmail的时候,不自觉地模拟了用户的行为,只是不知道这叫做用户体验。”

好的产品,自带传播效应;好的产品经理,深谙人性;好的领导,懂得识人。

2010 年 10 月 19 日,美国一款名叫KiK的免费短信聊天软件,仅仅 15 天,就吸引了 100 万的用户。

敏锐的中国互联人马上意识到:KIK的出现,预示移动互联网将来会有一个新的IM,而这种新的IM将撼动QQ的社交霸主之位。

雷军反应最快,研发仅用了一个月,就发布了第一款模仿Kik的产品—米聊。

张小龙深夜给马化腾发邮件:“你是要自己革自己的命,还是等着别人来革你的命?”

马化腾迅速反应:“马上就做!”

“米聊”发布一个月后,微信上线。图片分享、语音聊天、“摇一摇”、“漂流瓶”等等的功能让人眼花瞭乱。

一直持续到 7 月,微信推出“查看附近的人”,日增用户数一跃而达到惊人的 10 万以上,微信凭借这个功能,站稳了脚跟。

微信,挫败了米聊,让雷军意兴阑珊,从互联网转向实体产业。陷入微博、3Q苦战的马化腾也得到解救,得到一个新战场。

从微信开始发布,指责抄袭、打击微信的文章一直不断。张小龙依然沉默,只是微信3. 0 的开机页面上放出了迈克尔·杰克逊,写了一句话:“你说我是错的,那你最好证明你是对的。”

这些话如今说来轻描淡写,只是张小龙后来委屈地告诉周鸿祎:“你们是不知道,当时最想干掉微信的不是米聊,而是手机QQ。”

当时他俩面前桌上还摆着海鲜、鱼片、米粥和油条……

为什么要做两个相似的软件?

2010 年,没有人能撼动QQ在社交上的地位。手机QQ的功能在当时十分强大,拥有庞大的用户群。

再做一个和QQ差不多的软件,这不是自己跟自己抢地盘吗?腾讯内部争议声不断,甚至有人直接在高层会议上建议停掉张小龙的项目。

动了谁的奶酪?

腾讯内部同时有三个团队在做微信,资深元老领队手机QQ团队和Q信团队,在深圳总部;一个是张小龙团队,在广州。

深圳的团队,拥有技术、经验、人脉优势。可是,庞大的腾讯公司内部充满了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,强大的优势,却变成了劣势。

独立在广州的张小龙团队虽然落下风,可 10 多个人的轻便团队,办公室里转个身,就能改进一个功能。

可是外部运营商感到微信将要侵犯自己的利益,通过腾讯高层向张小龙施压,甚至某副总裁直接给张小龙打电话:希望停止更新微信版本。

张小龙更是怀着随时都是最后一个版本的心情,小心翼翼的更新着微信。一切要看马化腾将手挥向哪边。

过去的成功,是现在走向成功最大的阻碍。

马化腾是明智的。他亲手革了自己的命,大胆的将QQ的用户数据和资源倾向微信,为此开除一个QQ副总。

这让张小龙的微信,不论是在产品市场、还是公司内部,都站稳了脚跟。

如今微信的估值高达 836 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 5344 亿元),撑起腾讯市值的一半天。

腾讯年报显示:张小龙年薪是2. 74 亿港元,马化腾年薪为3282. 8 万元,是张小龙的1/ 9 左右!

张小龙第一战,成就中国顶级程序员之名;

第二战,成就QQ邮箱的辉煌时刻;

第三战,成就微信帝国,自此封神。

有人说,没有马化腾的张小龙,也许只是一个落魄的中年程序员;

没有张小龙的马化腾,也许早已从互联网三大巨头的神坛上跌落。

只是,历史没有也许。遇到最合适的人,才能彼此成就。

04.有一种孤独,叫自得其乐

人们说张小龙孤独,因为微信启动界面上小小的身影,在巨大的地球面前,特别孤独。这个小人,传言就是张小龙自己。

张小龙是怎么说的呢?

“每次看到知乎上人在讨论,为什么启动画面是一个人顶个球,我就很乐。”

隔着屏幕溜着网线,你都看到张小龙用手捂嘴窃笑的脸…..

张小龙的段子里,看到的从来不是孤独,却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怜悯,和自言自语的小欢乐。

字里行间,透露更多的是一个自由的人。

孤独能带人一定的自由,自由的人,必然拥有独属于自己的孤独。这种孤独,是一种自得其乐,而非你想的悲伤忧郁。

一个被腾讯耽误的段子手。

知乎专栏太空小孩上有一篇文章:《看完了张小龙的 2359 条饭否日记》,摘录了号称是张小龙饭否账号的历史消息。

随后张小龙的饭否日记就被大量网友围观,结果…结果,饭否撑不住,挂了……

张小龙谈距离:

“距离就是,你发一条微博,这条微博要途经北上广,进出九九八十一台路由器,中间还要被拆包解包合并包,被两百个CPU进行过处理,再显示在我的电脑上。而你明明坐在离我几米的地方。”

说起产品来,感觉挺没劲的:

“还是你们用户爽,哪里爽到哪里,苦的是做互联网的,要整天分析你们的阴暗心理好让你们更爽,还不能明说。”

“让人没有成就感的是,我们随便搞一个简单的游戏,比如扔石头看谁扔得远,都会参与者众。如果再辅以按省市区排名,就会火爆。”

身为一个顶级产品经理,还能没有点对未来的远见吗?

“流通正在取代内容本身,内容变得更小更方便传播。mp3 取代唱片,微博取代书本,短信取代信件。我怀疑有一天,微小的内容也没有了,大家直接通过网络交换荷尔蒙。”

潜伏在知乎:

“现在我看知乎,更多地只看问题,因为那有窥视他人头脑的快感。尽可能不看回答,因为可以避免智商指数被取平均数。”

他还是一个被产品经理耽误的文案高手:

“在两列火车擦肩,就要相向而过的刹那,他和她掏出手机,挥舞,终于,他们交换了微x号码。广告就这么拍了。”

2012 年, 43 岁的张小龙,第一次站到了公众面前,这一讲就讲了 8 个小时。

他有点紧张,不自觉的摸耳麦,说话慢慢腾腾。不像是一个鼓动听众的演讲者,倒像是原始人站在夜晚的山洞里,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,娓娓道来。

张小龙的好友和菜头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说:

我想,这才是张小龙的真实处境。无论是当年他在饭否深夜发长短句,还是昨夜面对数十万人做演讲,他都是一个人在面对墙壁自言自语。

人们说,这是一种孤独,让人心疼。

但我想说的是,他的沉默与孤独,其实更像是一种看穿人心的洒脱和无聊。

有的时候并不是选择孤独,而是找不到同类。

05.结尾

张小龙不贩卖成功学、也不灌鸡汤,他只是他自己。

偶尔露面,淡淡的跟你谈一谈产品,讲一讲情怀。听得懂,他就多讲几句,听不懂,他就沉默。

我不崇拜张小龙,但我欣赏他表现出来的处世哲学:一身的纷纷扰扰,却都在洒脱之下。

Ref:

《移动互联网的十年》 颜西龙

《我所知道的张小龙》陈让回忆录

《张小龙的能与不能》和菜头

《张小龙做微信时, 42 岁》唐韧

《腾讯为什么要收购Foxmail》张轶骞

《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》人民日报

《微信之父张小龙和他的孤独星球》牛皮明明

《张小龙与Foxmail:理想主义者的墓志铭》马丁

《 16 年前,人民日报评价张小龙:免费软件饿着肚子挥洒冲动》人工智能实验室

上一页12
关于更多微信之父内容,可以收藏本网页。英超射手 微信之父:张小龙并不孤独

关于作者: 234yp

热门文章